当前位置:成都葵鱼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育儿没有律师愿为N号房事件嫌犯辩护是怎么回事 n号房接班人年仅16岁
没有律师愿为N号房事件嫌犯辩护是怎么回事 n号房接班人年仅16岁
2022-10-13

N号房事件,让不少人都深恶痛绝,受害的很多都是未成年人。已经严重危害了她们的身心安全,现在已经嫌疑犯已经被警方抓捕。并没有绿师辩护。没有律师愿为N号房事件嫌犯辩护是怎么回事 n号房接班人年仅16岁。八宝网带来相关介绍。

没有律师愿为N号房事件嫌犯辩护是怎么回事

因涉嫌性剥削儿童并传播色情视频而被移交检方的“N号房”事件嫌犯赵周斌,26日首次接受检方调查。当日,他身边没有陪同的辩护律师、只身一人接受调查,原因是“律师详细了解案情后,十分震惊,已拒绝为其辩护”。原计划为赵周斌辩护的律师已于25日提交辞呈,该律师表示“赵周斌家人委托案件时,仅告知是一起简单的性犯罪案。但后来了解的详情与他们当初的描述完全不同,因此决定终止辩护合同。”

实际上,为赵周斌辩护的律师及所属律所信息25日被韩国媒体公开后,该律所接到无数个抗议电话,公司官网也被攻击瘫痪。韩国法律界人士纷纷表示,赵周斌的犯罪行为实在太残忍,估计没有一个律师会愿意为他辩护

据了解,“博士房”收费会员出身的“太平洋”曾作为群聊运营者展开活动,并于2019年10月至2020年2月期间,在telegram内单独运营拥有8000~2万用户的“太平洋远征队”群聊。警方表示:“在A某被移送之后,仍然存在使用与‘太平洋’相同的昵称传播性剥削影像的可能性,因此如果发现将会进行调查。”另外,不仅是telegram和Discord,在Wickr和Wire等保安功较强的聊天工具中也发现了性剥削物影像共享的情况。

据悉,“博士”赵主彬(25岁)被拘留之后,在Wickr和Wire仍然存在使用“太平洋”昵称的用户散播性剥削物影像的情况,但警方上月已经将telegram“太平洋”逮捕并移交给检察机关,因此推测两个“太平洋”不是同一个人。 对于A某为16岁少年这件事情,N号房接班人年仅16岁,很多网友都表示被此事刷新了底线,谁能想到传播如此残酷的性剥削视频的人,运营其他聊天群的人会是一位未成年男性?很多网友站在受害者角度称:“16岁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情,长大了指不定干啥呢?他还只是个孩子,不要放过他!”要知道,网传受到迫害的女受害者中多数为未成年,目前已知的最小的一位女受害者才11岁,这些数据令人心惊。

“N号房”是什么

并不是一间什么房子,而是从2018年下半年至今,以godgod、Watchman、博士为首的三个韩国男子,相继在社交平台Telegram上开设了多个秘密聊天室。

因为聊天室以数字命名,因此被称为“N号房”,其中影响最恶劣的是自2019年开始运营的“博士房”。

会员制运营,收费最贵的房间入场费高达150万韩元(约人民币8400元)。运营者们假扮成警察或招聘人员,威逼利诱受害者提供个人信息、拍摄裸照;再以此要挟,大量制作各种性犯罪、性剥削视频,在聊天室内销售、传播。

在此次案件中,受害者全为女性,甚至还有大量未成年。仅在博士房内,受到侵害的女性就有足足74名,包括16名未成年。她们被称呼为“奴隶”、“来月经的东西”,遭受非人虐待。

数据显示,进入聊天室观看这些非法视频的至少有26万人。26万什么概念?

根据百度数据,2018年韩国总人口5163.53万人,也就是说每200个人里面,至少有一位参与其中。

如果观众全为男性,这就意味着:每100个人里面,就有一个付费用户。这怎么能够叫人不恐慌!

网络上还有这么一个形容:韩国共有26万辆出租车,你在街上碰到出租车的概率,就是你周围出现N号房会员的概率。韩国N号房事件始

N号房最新情况

《中央日报》26日称,据韩国警方当天透露,已于本月13日和19日对3家虚拟货币交易所和虚拟货币委托交易公司Bestcoin进行突击搜查,收集“N号房”会员给赵周斌支付虚拟币的相关资料。报道称,赵周斌利用即时通信软件传播和销售儿童色情视频,其犯罪所得估计达到数十亿韩元。

警方26日还透露,警方日前抓捕了运营另一个“N号房”的群主“太平洋”,他竟是一名16岁少年。他原是赵周斌聊天室里的付费会员,之后加入“博士”的运营团队,被称为“博士接班人”。他涉嫌从去年10月至今年2月在即时通信软件上自创聊天群,并上传各种性剥削视频,会员最多时达到1万人。而他传播的视频疑似是“博士”房或其他“N号房”里的截屏版。

“这不仅是赵周斌一个人的问题,而是整个韩国社会的问题”。《世界日报》26日称,首尔律师协会当天发表声明,称“目前的韩国社会,把女人视为性对象的倾向日趋极端化,仇恨女性的文化大有市场,这促使网络空间上形成一套成熟的性犯罪产业链:实施性犯罪、消费性犯罪”。声明还指出,警方对性犯罪案件的调查不力以及法院对此类犯罪的处罚过轻,这些都为网络性犯罪泛滥提供了可乘之机,应加大对性暴力犯罪以及网络性犯罪的处罚力度。